“集体敲砖”拉拢人心 且看左延安“新官上任” 改变懒散作风

1990年5月20日,阳光灿烂。就是在这一天,左延安从原来的代厂长成为厂长。对左延安来说,头衔里去掉一个“代”字,责任显然大有不同。这一年左延安41岁,年届不惑。左延安从代厂长到厂长,共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当时,在全厂职工眼里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对当时的合肥江淮汽车厂职工来说,日子一如往常,对左延安来说,似乎也没什么两样,只是安徽省机械厅盖着大红印章的任命“文件”下来了而已,该他考虑的事,昨天没想好的,今天还要接着想。

合肥的五月,已经有了夏天的意思,动一动就会一身汗。为了省电,左延安把电风扇开到最小档位上,这是他的习惯。

看了一些文件、报表,听取几个部门的汇报,左延安在办公室坐不住了。他要到车间去看看,这也是他多年来的习惯。车间里没有热火朝天的场面,四处随意堆放的成品半成品,布满灰尘的设备,三三两两扎堆聊天的工人,…这一切,都是左延安熟悉的。左延安没有当场批评任何人,不当众批评指责,也是他的习惯。他在车间转了一圈,无声地看,无声地想,时不时弯下身来,把看到的散落的螺丝螺母什么的捡起来。这也是他的习惯。走在厂区浓密的柏树荫下,左延安心里颇多感慨。这一排排柏树都长成人腰一样粗了,可是厂子却越来越倒板了。柏树长大,一定是顺应了自然法则,那么,企业没有成长起来,是不是违背了市场经济法则呢?

江淮汽车东流路老厂区早已参天的柏树

当然,这是左延安的内心疑问,没有人给他一个明确的回答,柏树也不会给他回答,但是,柏树四季长青顶风傲雪的高尚品格似乎在激励着他。米兰·昆德拉曾以小说家的口吻说过: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这是小说家的思维,但是作为企业家,是不是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呢?多思善悟,是左延安的另一个习惯。看来,这个中的奥妙,只有左延安自己去体悟了。

自诸葛孔明以降,凡是对于紧急状态下立马横刀力挽狂澜者,往往会使用一句经典的话,此话出自诸葛先生的《出师表》:“受命于危难之时”。然而,说左延安是“受命于危难之时",不仅一点都不过分,而且非常合适。

1990年是第七个五年计划的最后一年,也是江淮汽车厂建厂以来遇到困难最多的一年。对于厂里现有的家底,左延安比谁都清楚。为什么说是最困难的一年?原因当然是多方面的。

首先,资金紧。当时,每个月的固定支出大约在100万元。这就意味着每月要有100万元的毛利才能维持固定费用支出,而上半年每月销量还不足100台,上半年生产资金占用1820万元,产品资金占用已达4400万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沉淀物资所占用的资金。说到底就是企业马上揭不开锅了。

其次,效益差。当期库存400多台车均为高成本车,每台要高出车价7000元。投入产出陷入恶性循环,流动资金贷款近 2500万元,每月支付流动资金贷款利息20余万元,应付未付款 860万元,专项贷款1700多万元。

还有,债务重。职工集资202万元,建行债券154万元。

另外,旧账多。历来积累下来的职工福利旧账一时难以兑现,职工情绪波动很大,严重影响了职工的积极性。职工吃不饱肚子,你光举鞭子也没用。当然,产生目前困境的原因,有外部的宏观因素,也有内部的管理问题。

改革开放后,汽车行业通过十多年的发展,已逐渐形成了较强的竞争态势。加之产品结构不合理,同质竞争,使本来就萧条的市场竞争更加激烈。这一切在1990年前后,表现得尤为突出。低层次的竞争,可谓硝烟弥漫,什么招都使出来了。最狠的一招是“地方保护”。按照中国人“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思维,许多地区采取了各种地方保护政策,限制外省汽车进入本省市场。仅这一招,就让江汽1990年上半年销往省外的汽车比上年同期下降了50%以上。一下子减少一半,可想而知,对江汽这样的企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越想越多,越想越复杂。所以,履新的厂长左延安,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一个人如果想从人生低谷中爬出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一个大型国有企业!企业和人一样,精神没了,也就不可能有作为。当然,左延安当时没有指望一两天就把大家的精神头儿提起来,他要寻找一个好的机会,把大家的心都收到企业中来,让大家知道,只有企业好了,大家的日子才好过。

1990年夏,合肥市要拓宽厂区门前的东流路,公司北大门及围墙内十几米宽的厂房要拆除。这正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头疼又遭刀子风”。别看拆的都是不值钱的砖头瓦块,但是对当时的江汽厂来说,这也算是伤筋动骨了。

大量被拆下来的红砖凌乱地散落着,只要敲掉上面附着的水泥块,仍可以正常使用。对一个亏损企业来说,能节约每一分钱都是好的。事实上,即便是敲一块砖能给企业节约一分钱,作为一个企业的老板,想靠敲砖来让企业的日子好起来,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左延安去敲砖了,他想借机把大家的心拢到一起,慢慢把大家的精气神提起来。

厂长敲砖了,其他的厂领导自然也跟着上,领导们都敲砖了,职工慢慢也坐不住了。于是,上至公司领导,下至离退休员工,下班以后,拿着瓦刀、锤子,搭着毛巾,在夏日夕阳的余威和弥漫的灰土中,一块块砖被清理出来,摞成堆,运走了。

“集体敲砖”已经过去,但是另外形式的“集体敲砖”一定还在进行。因为,江汽需要这样的故事,以及故事所承载的精神。“集体敲砖”反映出企业员工的心还没有散,还能拢到一起,如同一个家庭一样,心齐才能过难关,这让左延安看到了发展的信心。

1990年7月3日,左延安上任厂长不到两个月,厂四届五次职代会召开。为了这次职代会,左延安做了充分的准备,他想让全体职工明白他所代表的厂领导班子的想法,也想让全体职工明白,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左延安的讲话非常成功。他没有只报喜不报忧,而是先说忧,再报喜。他首先分析了当前存在的问题及原因,然后,把有利因素一一加以分析,归纳起来,一共六点:

一、思想准备不充分,从上到下均有等靠思想,在困难面前缺乏有力的应变措施;二、产品缺乏竞争力,反映在质量和价格两方面;三、内部管理层次不清、职能不清,管理不严;四、决策还未能做到程序化、科学化、民主化;五、内部挖潜不够,大量的人力、物力长期闲置;六、未充分注重人的素质提高。

这第六条“未充分注重人的素质提高”是引起左延安所特别关注的问题。在下半年的工作安排中,他特别强调: "注重职工培训,从根本上提高企业素质,企业素质最根本的就是人的素质,企业的竞争说到底是人才的竞争,要创新就要学习,不但干部要学习,工人也要学习,技术人员也要更新知识。

也许,这是左延安思考“学习”的重要性的开始。这对企业来说意义非常重大。“自己的工厂必须由自己来建设,自己的福利也必须靠自己来创造,对眼前的困境也是如此,任何消极、悲观的情绪都是徒劳的,任何懒散、拖拉的作风都是要不得的,只有靠我们全厂职工的聪明才智和辛勤的汗水去战胜困难、冲破困境。”左延安这样鼓励鞭策着他的职工。类似的意思,左延安至今还在表达,但是因为历经磨难,左延安说到这些时,神情会更加坚定。

左延安曾说:“可以给刚进厂的青年员工讲讲敲砖的故事,那时候,敲一块砖的报酬是五厘钱,可是我们上至公司领导,下至普通员工,甚至退休员工都会去干,为什么?是员工为企业分忧解难、节约开支,二是江汽有着艰苦创业、勤俭建厂的好作风。可见,左延安对这个故事以及故事所承载的东西是多么看重!”

敲砖的故事,在江汽一直作为厂史流传,也作为励志故事一遍遍地讲给年轻人听,要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没有救世主,要生存、要发展全靠我们自己。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能听到当年的呐喊,朴素的道理也依然适用,伟大的理想只有经过全体员工忘我的斗争和牺牲才能胜利实现。

本文由来源 车经社,由 hsuto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车经社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TheCars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0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