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贾跃亭提出仲裁筹谋已久

《伊索寓言》中有这么一则故事,在一个寒冷的冬天,赶集回家的农夫在路边发现了一条冻僵的蛇,出于善心他把它放在怀里。很快这条蛇在农夫怀中苏醒了,本能地咬了农夫,最后杀了农夫。

如今,这则故事却真实发生了。

10月7日晚,人们还沉浸在“十一黄金周”的欢庆中,恒大健康(0708.HK)则发布了一条轰动资本市场、证券市场、汽车产业多个行业的公告。

公告称,其刚刚通过收购时颖入股的法拉第未来公司(下简称FF)在挥霍恒大给予的8亿美元投资后,FF于10月3日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请求,试图撕毁与恒大的合作协议,剥夺恒大的融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合作协议。而整个事件背后的始作俑者直指长期在舆论风暴中的贾跃亭。

事件回到2017年11月30日,恒大子公司时颖与实际控制人贾跃亭的FF Top公司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帮助其度过难关实现“造车梦”,同时随着投资协议的生效恒大获得合资公司45%股份。根据协议约定恒大在2018年底前向FF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而为了支持FF研发,恒大早在今年5月25日便将首笔8亿美元投资提前支付完毕。

在恒大这笔资金投入之前,当时的FF已无力支付雇员薪酬,大量高级管理人员出走,供应商断货,公司陷入破产边缘,恒大的投资无疑是贾跃亭实现造车梦想背后的“白武士”,为濒临停滞的FF雪中送炭。

在这之后恒大加快了入股FF的步伐,在今年6月通过恒大健康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从而获得该公司拥有的Smart King公司4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而SmartKing则是是香港时颖公司与贾跃亭的FF原股东在2017年11月以合资模式设立的一家新公司。

与此同时恒大也在与贾跃亭成立合资公司之时签订了对赌协议,通过AB股模式保证未来股东双方对于FF的控制力。或许是处于对贾跃亭的肯定,作为持股45%的第一大股东的恒大授予贾跃亭“1股10票”的投票权,让其拥有近90%的投票权。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如果贾跃亭不能在2018年底至2019年初实现FF91量产,极有可能丢掉FF的控制权。在一片和睦氛围之下,恒大掌门人许家印还曾在贾跃亭的陪同下参观了FF位于洛杉矶的总部。

而今年8月份,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在广州恒大中心揭牌,官方表示恒大FF将全面负责FF在中国的技术研发及所有生产经营管理,计划在十年时间里在中国华东、华西、华南、华北以及华中地区建设5大研发生产基地,2019年一季度实现FF 91量产,之后陆续推出FF81等多款车型。

恒大FF中国董事长彭建军更是表示要在未来10年内达到500万辆的产能。耐人寻味的是,此次揭牌仪式上难觅贾跃亭团队的身影,当时就有舆论表示恒大对于FF的孱弱控制力。

恒大本以为提前支付的资金,为FF提供全方位支持可以坐等FF91顺利量产,没想到贾跃亭的“烧钱”速度大出外界所料。

2018年7月,贾跃亭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

然而贾跃亭却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付款,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这才有了恒大健康10月7日发布的公告。

而这一公告无疑是资本市场中的“炸药桶”,在10月8日恒大健康复盘之际便大跌16%,早盘一度暴跌37%触及6.66港元,最终收盘报8.78港元。

其实这是事件的爆发就出在两个关键点上。

第一,AB股模式以及对赌协议,这使得恒大与贾跃亭团队之间的股权与投票权不成正比,虽然贾跃亭团队只持有三分之一的股权,但是却拥有绝对份额的投票权;而恒大也为AB股模式设立了严苛的条件,最为主要是的若FF不能在2019年实现量产,这就意味着贾跃亭单方面违约,一旦违约情况发生双方角色即刻互换,贾跃亭将完全失去对FF的控制权。

第二,双方7月还签署了补充协议,恒大同意在贾跃亭控制下的FF在满足支付条件的同时,提前支付7亿美元投资款项。为此界面汽车分别向恒大和FF双方询问有关这份补充协议的内容,当事双方均表示这份补充协议有保密条款,不方便透露拒绝了采访。

一位接近此次事件的知情人士则向界面汽车透露:“恒大与贾跃亭在7月份签署的补充协议中是存在部分漏洞的,而贾跃亭很可能利用了这个向恒大伸手要钱。合同签署后的贾跃亭本人便仔细研究了合同内的条款,筹谋两个月后在10月3日提出仲裁申请,为了就是从恒大方拿到钱款,迅速推进FF91车型的量产化进程,从而继续获得FF公司的控制权。”

同时也有长期关注FF公司的分析师表示:“作为大股东,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角度,融资投票权必不可少,这些条款可以防止公司股份被贱卖,自身股份被随便稀释,一旦制衡被打破,下一步贾跃亭很可能将低价将股份转手,达到稀释恒大股份的目的。而贾跃亭千方百计想要摘掉这条款,很可能是因为量产承诺难以如期兑现、面临失去控制权的放手一搏。”

10月8日下午,作为当事方的FF也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了声明,其表示FF已经完成了包括产业链在内的所有量产准备,恒大方多次违约未能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反而想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和所有权,同时恒大在这一期间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为此据接近恒大集团人士对界面汽车记者表示,FF的最新回应完全站不住脚。恰恰相反,恒大不是不愿意提前支付7亿美元,而是双方针对提前支付有签署补充条款,恒大没有支付是因为对方未能满足支付条款。

此外,恒大作为最大股东,FF要寻求新的融资需与恒大进行沟通,贾跃亭在沟通期间提请仲裁,显然不合常理。贾跃亭的所作所为完全背弃了契约精神。

事实上在翻看近段时间恒大在高科技产业和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布局上,是下足了决心的。自恒大入主FF后先是提前支付了8亿美元,然后是成立法拉第未来中国总部,在南沙的工厂也正火热施工中,不断推进汽车的研发生产。

9月,恒大斥资145亿入股广汇集团,成功入主全球最大的汽车经销商,为FF的销售提供了最强大的渠道。不管怎么看,恒大不太可能因为7亿美元资金,影响FF的发展以及自身高科技产业的战略部署。

而此次撕约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孤注一掷的行为。

的确,反观FF的发展路径可以发现,自首款车型FF91在2017 CES亮相之后,其一直深陷资金泥潭,时常曝出公司停摆、职员离职的信息。在获得恒大投资之前的2017年底,更有媒体报道称FF美国工厂内破败萧条,荒草丛生,整个公司竟然只有一名员工打卡上班,厂内也无任何生产设备。

在获得恒大投资之后,FF先后完成了汉福德工厂的翻新、修复工作,并且购置了一批基础设备。今年年5月底,第一批长周期生产设备安装,照明、通风等设施也一并安装,并且正式获得汉福德市颁发的生产许可。次月,FF汉福德工厂总承包商到位,并在广州拿地建厂,预计2019年底到2020年初投产。

9月19日,第一辆FF 91样车从汉福德工厂下线并运至洛杉矶,贾跃亭亲临活动现场,强调法拉第未来将在2019年上半年开始FF 91订单首次交付。

当时就有外媒曝出,早在7月恒大给予的第一笔8亿美元投资“烧完”之际,FF就开始拖欠供应商的货款,导致有三家供应商向当地州政府秘书长反应这一问题。

而在国内,FF同样面临窘境,原计划在 2019 年底到 2020 年初投产的广州南沙工厂目前还处于建设初期阶段,离组装车辆展开大规模量产存在较大差距。

从FF的近况来看,贾跃亭想要在对赌协议生效之前完成量产计划可谓困难重重,而他提出仲裁请求或许是其在签订7月补充协议时谋划已久的计划。

很显然,贾跃亭并不是那个为了圆自己造车梦而不顾一切的“行业颠覆者”,他曾用他的PPT和深情演说打动投资人,以“画大饼”式的规划再将融资耗尽,自己却全身而退处于行业的制高点,乐视生态体系如此,被称为贾跃亭最后的救命稻草的FF亦是如此。

早在贾跃亭匆忙向“老乡挚友”孙宏斌抛售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三家公司的股权时,贾跃亭或许深知自己为造车所挖的“坑”已经难以填满,于是在2017年7月6日匆忙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2017年底便表示无力履行无息借款与增持承诺,在美国当起了失信“老赖”,致使接手乐视几个月的地产大亨孙宏斌一度在业绩会上哽咽,不得不承认这笔投资的失败属性。而这一次又如法炮制放在了另一个地产大亨之上。

本文由来源 界面,由 ati725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界面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TheCars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