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会是造车新势力的宿命吗?

10月7日晚上恒大健康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贾跃亭将提起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在酝酿多年的FF91预量产车下线前夕,贾跃亭打出这张牌,其目的不好妄下评论,但FF91项目的进展再次延期几乎可以断定。结合前段时间相继曝出的交付推迟、续航里程缩水、自燃等问题,风风火火的新车企造车事业的锐气逐渐消散,转而走向了一条扑朔、暗淡的道路。

恒大健康发布公告

新车企和新能源汽车尚未发迹已然落寞?新车企造车真就这么不靠谱么?现在就盖棺定论,显然为时尚早,有失公允。的确,新车企在造车的过程中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把整个行业一棒子打死的做法也是不可取的,往深去研究这些问题,大多都是可以避免和解决的,或者说并非所有新车企都会掉到这些坑中。

从法拉第和贾跃亭来看。翻看贾跃亭此前的履历,公平而言,他在资本市场上风生水起,但并不以产品见长。同时,其从未涉足过的汽车行业的复杂程度,远超出了想象的空间。比如,互联网产品的良品率一般在99.7%即可,但汽车产品的良品率则需高出很多,大致为一百万个产品中只能有三到四个问题的水准。这对技术要求、成本控制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事实上,造车的“高门槛”也是很多新车企的天花板,使其出现开支过高、车辆迟迟不能交付以及各类技术问题。

自首发以来始终处于“难产”之中的FF91

但如果企业具备汽车行业积淀,领导者对技术和成本有高水准的把控能力,则可以有效避免类似情况发生。比如,不久前受到中化集团青睐的博郡汽车,其前身是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有着10多年底盘平台开发、整车性能、车身结构等方面的傲人业绩。其董事长、CEO黄希鸣博士曾在美国福特、通用等车企工作多年,拥有20多年的汽车行业研发、生产和管理经验。公司很多高层同样如此。这首先为企业的技术路线选择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博郡自创立以来,就确立了正向研发纯电驱动平台的技术路线,比“油改电”模式打造出的新能源汽车具备更强的产品力。同时,在很多新车企喊出“200亿造车”口号的同时,博郡则凭借深厚的技术底蕴、合理的方案决策和高效的工作流程,只用十几亿便可开发一辆车型,这与传统合资主机厂约八亿左右的开发费用大致相同;考虑到其新车企的身份,需要预先支付模具等费用的情况,博郡在开发成本方面表现非常成熟。

博郡汽车董事长、CEO黄希鸣博士

此外,对市场规律、趋势的洞察,也将对企业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FF91尚未量产,但其超过特斯拉的定位和定价已经为市场前景打了一个大问号。要知道,特斯拉作为电动汽车的先驱,其高端定位和较高售价是有历史原因的。由于缺少更多选择,特斯拉“继承”了莲花汽车的技术路线,且彼时电池成本也更高,这很大程度决定了其最初较高的售价。同时,对一个全新的市场来说,特斯拉豪华的定位也能起到一定积极的开拓作用。然而,市场发展至今,电动车已经走到了向普通大众推广的阶段。尤其是对全球新能源汽车最大市场的中国市场来说,飞快加速、豪华奢侈,但售价高昂的新能源汽车,显然没有高续航、良好加速性能和智能配置较为丰富、售价适中的车型受欢迎。FF91这类车型的高端路线,显得与市场趋势有些脱节。

目前看来,在这个问题上,有造车基因的企业们在产品定位选择上更加合理。比如威马的EX5售价约18到30万,最大续航里程460公里,轴距2703mm,且拥有自动泊车、陡坡缓解等功能。还有前面提到的博郡汽车,其预计明年底量产的首款车型——B级电动SUV,综合工况续航里程500-600公里,百公里加速最快6秒,车长不到4700mm,轴距高达2900mm,且具备L2以上自动驾驶水准,售价在18到28万之间。这些车型显然都更具备性价比,更能满足主流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需求。

造车非易事,须怀敬畏心。然而,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被很多人忽视,在踌躇志满却准备不足地进入造车行业之后,屡屡受挫,问题迭出。但我们也应当看到,那些在汽车领域深耕多年,真正懂汽车市场、造车规律的企业和领导者,是可以造出市场需要、消费者放心的新能源汽车的。掉队的,恐怕只是急功近利的企业和他们的“产品”;留下的,更多会是生产出色新能源汽车的企业,而且大有渐入佳境、后发先制的趋势,他们更能决定新能源汽车的命运。

本文由 TheCars 作者:ati725 发表,其版权均为 TheCars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TheCars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1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