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销完成率不足一成 爱驰汽车如何讲好IPO新故事

继威马、合众后,又一家造车新势力谋求登陆科创板。10月27日,爱驰汽车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证实,爱驰汽车已在筹划上市。此前,为提振低迷销量,爱驰汽车内部推出“高管带货”“全员营销”方案,而爱弛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付强对此的一句“天经地义”,也引发外界关注与热议。在消费市场尚未讲好产品故事的情况下,爱驰汽车能获得资本市场认可,讲好新的IPO故事吗?

年销完成率不足一成 爱驰汽车如何讲好IPO新故事

冲刺科创板

相关消息显示,爱驰汽车正谋求登陆科创板,计划在明年下半年上市。付强表示:“保荐人已经初步有了,合同还没签,得看直投情况最后定。”

爱驰汽车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爱驰汽车上市一事还在前期筹划阶段,暂时还没有展开实质性动作,后续如果有了确定打算或计划,爱驰汽车会对外进行说明。

成立于2017年的爱驰汽车,目前已完成四轮融资,融资总额超过70亿元,远远低于蔚来、小鹏、威马、理想等头部造车新势力。去年5月,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完成对上饶市明驰新能源创新投资中心出资,该基金总规模10亿元,专项投资于爱驰汽车。但此后,爱驰汽车已经近一年半没有拿到新融资。

在融资总额相对有限的情况下,爱驰汽车需要支出资金的地方却并不少。作为一家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除了要为年产能30万辆电动汽车的上饶厂房车间和生产线建设、新车型研发、全国范围销售体验店布局投入资金,还要花钱解决生产资质问题。

去年6月,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江铃控股拟引入战略投资者爱驰汽车进行增资,增资完成后爱驰汽车将持有江铃控股50%股份。尽管爱驰汽车借此解决生产资质问题,但也需要支付高达17.47亿元的增资费用。

今年以来,吉利、威马等多家车企已瞄准科创板上市。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爱驰汽车启动IPO进程并不意外。启动交付进程后,造车新势力资金需求会更大,仅靠机构融资很难支撑企业进一步发展。因此,进入下半场竞争后,上市已成为所有新势力车企都无法回避的选择。

“对于爱驰汽车来说,一方面,上市能提高融资效率和企业知名度;另一方面,相对赴海外上市,登陆科创板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成本,而且有机会获得更多政策支持。”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

后发未先至

作为一家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高管团队大多出身传统车企。其中,付强曾在一汽-大众、北京奔驰、沃尔沃工作,曾担任沃尔沃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总裁,而爱驰汽车另一位联合创始人谷峰担任过10年时间的上汽集团CFO。

凭借传统车企深厚背景,爱驰汽车一度被外界贴上“最靠谱”造车新势力的标签。事实上,爱驰汽车发展的确颇为迅速。公司成立1个月后,爱驰上饶工厂便开始动工建设。2018年2月,爱驰汽车上饶工厂封顶;去年4月,爱驰汽车首款量产车爱驰U5(参数丨图片)开启预定,并于去年12月正式上市。

不过,爱驰U5的市场表现并不理想。今年成都车展,付强表示,“爱驰要活下来,今年需要完成1.3万辆的销量”。 但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爱驰汽车国内销量为927辆,仅完成目标销量的7%,而蔚来、理想等对手年内同期销量均已突破1万辆。

不仅国内市场,爱驰也制定海外市场路线。谷峰曾表示:“爱驰会做到出口销量大于国内销量。”但去年12月,欧盟新车安全评鉴协会(EuroNCAP)公布的碰撞测试结果显示,爱驰U5只获得三星评级(最高评级为五星)。今年上半年,爱驰U5海外销量仅为507辆。

在张翔看来,爱驰汽车销量低迷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销售网络较少,市场推广力度不够。爱驰汽车只在一、二线城市建立少量销售网点,布局不够广泛,而且与蔚来、小鹏相比,爱驰汽车线下活动较少,无法有效吸引消费者,提高粉丝热度。

对于营销缺失,爱驰汽车方面给出的解释为:爱驰U5上市后,相继赶上春节假期和疫情,很多宣传推广活动节奏被打乱。“自去年首款量产车爱驰U5上市,刚拉满弓就出现疫情,这对爱驰造成的损失可以说是几何级的。3月前往欧洲,当时日内瓦车展取消,损失巨大。”付强说。

难过销量关

无论如何,如今距离爱驰汽车登陆科创板的目标,还有一年时间。如何在这段时间提振销量,不仅将关系爱驰汽车的生存和发展,也会影响爱驰汽车能否最终成功上市。

面对销量低迷,爱驰汽车并非无动于衷。近日,一则关于爱驰汽车“高管带货”“全员营销”的PPT截图引起热议。爱驰汽车管委会要求高管员工集体带货卖车,各级别员工2020年度考核指标与卖车数量挂钩。完成年度指标前,高管人员每月工资将缓发。

对于上述方案,付强在社交媒体上解释称:“员工高管代言带货自己企业产品各行各业比比皆是。爱驰汽车是一家创业公司,管理层是合伙人,也是老板。老板带货、推广公司的产品,更是天经地义。”

然而,外界对“高管带货”的效果不乏质疑声。“与蔚来创始人李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等相比,爱驰汽车创始人多数来自传统车企,虽然做产品可能比较内行,但他们不太善于在网上包装宣传自己,即便带货也很难取得太理想的效果。”张翔说。

除“高管带货”“全员营销”,爱驰汽车近期还开始尝试通过降价来刺激销量。去年12月,爱驰U5上市时,补贴后售价区间为19.79万-29.21万元。今年9月,2021款爱驰U5上市,补贴后售价区间为16.69万-24.99万元,整体价格下探超3万元。

张翔认为,比起降价,爱驰汽车最急迫的事情是补齐品牌竞争力短板。降价只能治标,爱驰汽车最大问题在于品牌知晓度不够,这样就算产品优秀也很难获得消费者认同。但是,塑造品牌形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大笔资金来做推广工作,如蔚来为树立高端品牌形象,就“烧”掉不少钱。

显然,在成功登陆科创板前,爱驰汽车想要斥资补齐品牌短板,只能依靠新一轮机构融资。今年7月,付强透露,爱驰汽车第五轮融资已有进展,具体情况将在近期披露。如今,3个多月过去,爱驰汽车仍未公布最新融资情况。

本文来源 北京商报,由 hsutoo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北京商报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TheCars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