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交通时代,如何让人类放心松开方向盘

智能交通时代,如何让人类放心松开方向盘

随着智能汽车发展,自动驾驶技术带来新的真实行车体验同时,也时有与之相关的意外发生。当社会管理与产业发展向智能交通时代之际,如何让人类放心松开方向盘,成为许多人关注的问题。

21日举行的第二届国际道路安全创新论坛暨智慧交通安全驾驶论坛上,同济大学智能型新能源汽车协同创新中心主任余卓平教授表示,单体车辆只是交通系统的一部分,如果研发拓展只盯着某一单元发力,是无法真正实现智能交通的,车-路-云一体智能网联数字化交通系统应是未来发展方向。

在他看来,道路交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作为人、车、路和环境构成的复杂系统,要保证行车安全,减少交通事故的发展,必须协调交通系统中的各个要素,提高道路交通系统的整体和谐性。

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三大趋势:相互赋能,系统变革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汽车发展的电动化、网络化、共享化、智慧化趋势,整个道路交通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道路交通安全也面临新的挑战。

首先,余卓平的观点是,我国汽车需求还远未达到“天花板”,给予汽车产业长久的生产创新需求。统计显示,2014年销售量2349辆,2018年,突破2850万辆,预计2030年,有望超过4000万辆。另一组国际比对数据:人均保有量美国每1000人中有近800人有汽车,欧洲600人左右,日本近600人,我国200人左右。

在新技术不断发展的今天,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等三个趋势,正在相互赋能,开启汽车产业及交通发展系统变革的大潮。

目前,中国的汽车电动化研究及发展,是走在世界最前列的。而就在20年前,全球都不认为这是一个合适的方向。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截至上个月,新能源汽车渗透力接近20%,换句话说,没卖出100辆车,有近20辆为新能源车。

单车决策难以提升整体交通效率,更为宏大的系统需求产生了

“许多人认为,说到智能化深度发展,无人驾驶,仅仅是解放驾驶员这个劳动力,释放双手,其实不是的。”余卓平教授认为,大众应更加了解,自动驾驶,最重要的意义在于提高驾驶安全、缓解交通拥堵、提高出行效率、减少驾驶时间、降低污染排放,解放驾驶员属于“顺便”。

在他看来,汽车技术发展史上,二十世纪初是机械时代,100%的机械产品,二十世纪80年代是电子时代,汽车上30%左右的功能部件为电子产品,近几年来,新能源时代开启,相当一部分汽车上新能源部件价值超过30%,而在可见的未来,智能网联时代即将到来,软件定义汽车成为共识。

他说到一件几十年前的欧洲汽车故事,当时欧洲准备发展智能交通,并将其命名为“普罗米修斯计划”,在他们眼中,如果干成这件事,意义不亚于普罗米修斯的盗取火种。然而最终欧洲无能如愿,当时主导这一计划的都是汽车工业的专家。后来余卓平回到国内,我国也在酝酿智能交通系统的发展,不过“都是搞交通的人在干”。有意思的是,当下这一轮则由IT企业引领,谷歌推出的无人驾驶汽车推动了新的热潮,方向是通过给汽车“长眼睛、装大脑 、组神经网络”的思想,配置环境感知系统、中央决策系统和全新车辆控制系统。

然而,人们也越来越认识到,单车的技术堆叠,是难以覆盖全道路路况和全气候环境的,在动态环境下的准确识别行为预测,也有较大局限性,虽然有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的辅助发展,但要让其真正学会,经测算可能需要连续驾驶400年才有可能。

在单车决策难以提升整体交通效率的情况下,更为宏大的系统需求产生了。

“交警”要在天上,路是数字化的路,车是数字化的车

“‘单车’对整个系统的解决很难,光从车上来搞智能化是走不到底的,将来一定是一个系统才能够实现真正的智能化,那就是我讲的要车、路、云一体的智能网联数字交通系统。”余卓平教授认为,将来的发展是要有一个云控平台,“交警”要在天上,路是数字化的道路,车是数字化的车。

从技术的内涵来讲,车路协同,车看不见的,路会看见,会感知到,且感知更加全面,覆盖更加完整。同时,随着5G、6G通信技术和物联网发展,将为路和车之间快速即时通信做好技术铺垫。

此外,“数字路”的概念应该得到更广泛认知。交通道路,除了物理意义的水泥沥青铺的路,必须要有技术配备数字体现的道路指标集成。在他看来,当下许多“高精地图”,还是走的“单车智能”的思路,而数字化汽车、数字路轨的充分融合互联,才是更为重要的。

“有了前两者,还需有云端系统的智能分析、决策与管控,哪一个车先行,哪一车后行,要听云端的指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未来的智能驾驶,是有云端、车、路共同完成的。”他说。

本文来源 上观新闻,由 ati725 整理编辑,其版权均为 上观新闻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TheCars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